[dewplayer:http://boxstr.com/files/5383848_8xbhh/ssanghwa.mp3]
这是一个在常人看来理解无能的故事
这是一个能让同人女把脸哭花的故事
这是一个被BS为挂羊头卖狗肉的故事
总之,这是一个既烂俗又狗血的故事
在这个烂俗的故事里有王有臣有妃子
让这个烂俗的故事狗血的是故事里的
王是受王
臣是攻臣(洪林)
妃是黄妃(中殿)

故事从第三十七计——借腹生子开始……
  受王白衣如雪面如玉抚玄鹤画丹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见卓谋远能骑善射剑气琴心可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鱼见鱼沉雁见雁落的人间极品(没憋死的继续往下看XD)
  可惜这位受王有精神洁癖(稀有品种)不愿和女人有肌肤之亲(纯O),但是迫于政治压力又必须要有子嗣,于是决定让爱人洪林服侍王妃帮他生孩子。在受王心中,王妃怀的孩子只是洪林的孩子,和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NC编剧的突发奇想下,本应对王绝对忠诚的健龙卫(≈近卫队),不但染指宫女、拉帮结派、私藏人犯、密谋弑君,及至总管洪林竟然对王拔剑相向囧。常言道,小攻分三种:禽兽、衣冠禽兽、禽兽不如。不幸的是,洪林小朋友不但禽兽(on bed),还是个衣冠禽兽(in shape),甚至禽兽不如(the end)。于是可怜的受王最终输了人,失了心,丢了命,呜呼哀哉,天妒风流啊!!!

  洪林说不杀,王便赦了寒柏
  洪林说愿射(射箭><),王就改了画
  洪林说迷智,王便饶他通奸之罪
  洪林说不爱,王就任他取了自己的性命
  我多希望洪林听到王那句“你去哪儿了,才回来”时,能顿悟,说一句“我回来了”,从此尽弃前嫌,反攻为受,相夫教子,白头偕老……。然而言犹未尽情先绝,王眼中擎着的一汪泪水,终是盈而未落。
【此處為隱藏內容,請Login或者Register后閱讀全文】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