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Hyde Music:Ken

ばらばらにちらばる花びら 雫は红 [纷飞散逸的花瓣滴落一片鲜红]
欠けた月よ廻れ 永远の恋をうつし [弦月啊照出永远轮回的恋情]

以前听到“ばらばら”最先想到的就是“ばらばらサクラ”
——纷飞的花瓣,欢快的舞步,青春耀眼的光芒。
可是,HYDE的“ばらばら”掷地有声!仿佛飞散的不是花瓣,而是一滴滴鲜血!

瞳をあけたまま腐食してゆく身体 [睁着眼睛 渐渐腐化的躯体]
鲜やかに失われる この意识だけを残して [失去了活力 残存的意识]

春を待てずに [等不到春天来临]

爱しい贵方はただそっと冷たくなって [珍爱的你 渐渐冰冷]

腕の中で壊れながら ほら梦の渊で呼んでる [在我怀里瓦解 在梦境的深渊呐喊]
いつものように [一如往常般]

啊哈——

HYDE,你在哭吗?在为你的无力回天而宣泄吗?
放不下怀中残破的身体,眼里映出的尽是空洞……
春天永远不会再来了,对不论是对HYDE还是怀中的渐渐腐化情人……

くるい咲いた夜に眠れぬ魂の旋律 [狂肆绽放的夜晚奏着不眠灵魂的旋律]
暗に浮かぶ花はせめてもの饯 [沉浮于黑暗中的花只为了饯别]

Gravity is on the increase as a time goes by [重力はして增]
My body returns to the earth [仆の体ほ地球へと还ゐ]
There is sky up in the air [见上げでれぼ空]
My body is in your sky and your life is in my cosmos
[仆の体は君の空でぁり 君の源ほ仆の宇宙でぁゐ]
We never come close to each orther [互ぃに相容れぬまま]
But here we exis as it is…… [ただ そぇこにぁゐぼかり]

たどりついた终わり生まれ変わりの痛み [好不容易抵达的终点 重生的悲痛]
饮み込まれる土の中で 结ばれていった约束 [在被吞噬的土壤里 结下的约定]
死んだ世界 [死亡的世界]

呐哈——

ばらばらにちらばる花びら 雫は红 [纷飞散逸的花瓣滴落一片鲜红]
欠けた月よ廻れ 永远の恋をうつし [弦月啊照出永远轮回的恋情]

今宵はもう 梦うつつ [今夜是梦 还是现实]
(电吉他拉出的分明是一声长长的嘶吼)

やがて闭じた瞳 [终于闭上了双眼]

啦哈——

太残忍了!HYDE,你太残忍了!
我还未及回答“今夜是梦 还是现实”,电吉他已经拉出了女人长长的嘶吼——
失落的酒杯碰碎了梦镜,
美女变回成骷髅,
堂皇瞬间退去,只剩祭祀的蜡烛徭役着鬼魅的火光,
情人的温存不再,有的只是蜿蜒的蛇,紧紧盘住身体!
祭献的花朵和女人一样,等不到春天的来临……
情人温暖的身体,冰凉的指尖,强烈的眼神,甜蜜而低沉的声音……
女人一样也没能带走……

くるい咲いた夜に眠れぬ魂の旋律 [狂肆绽放的夜晚奏着不眠灵魂的旋律]
暗に浮かぶ花はせめてもの饯 [沉浮于黑暗中的花只为了饯别]

ばらばらにちらばる花びら 雫は红 [纷飞散逸的花瓣滴落一片鲜红]
欠けた月よ廻れ 永远の恋をうつし [弦月啊照出永远轮回的恋情]

くるい咲いた夜に [狂肆绽放的夜晚]

终于闭上的双眼,夹出一滴血泪……还不及破碎,便被干渴的土壤吞噬。
厮磨的耳语、脉脉的注视、柔软的双唇……HYDE一样也没能留住……
曾经约定“永远”,“好不容易抵达的终点”,却发现那里是“死亡的世界”。
弦月照出的“永远轮回的恋情”只是“狂肆绽放的夜晚”女人残念的梦境……

『后记』
  写上面的文时,对Hyde和Sakura的事所知甚少,但是看过《SAKUHY(Hyde&Sakura)十年》我才发现,应该要对Hyde说声对不起呐!
  “花葬”总让我觉得Hyde是残忍的……为什么要如此残忍的描写一个亡灵的残念?!终了,还要拆穿她?!现在我依然觉得他残忍,只是对象不同了——他不是在对一个“身比心先死”的亡灵残忍,而是在对“心比身先死”的自己迹残忍!
  是什么让你沉迷?是什么让你幻想?是什么让你惊醒?是什么让你残酷?你知道吗,看到这些,我们这些Fans会痛的,Sakura会痛的……!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