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Celtic Woman 2005 concert,竟发现了一位不知名的旧识——Chloe Agnew。

改了前奏的Waking In The Air,乍一听不敢确认,直至Chloe的声音飘起,才猛然一悸,原来是她……

初听Waking In The Air是在两年前,Miyu对破碎的童话超级感冒,一下子找来很多翻唱版本,其中有位无法单从声音判断年龄的歌手,一下子抓住我的心……
明明高悬在空中的声音,却并不飘渺……
真实,有力,强烈的存在感……
这样的歌声让我幻想出一位天使,近在咫尺……
疯狂搜寻,欲知芳名,未果,遗恨……

思绪回笼,笑眼欣赏镜头中的Chloe……
圆润的小脸,略尖的下额,胖胖的身子,
配着碧蓝闪烁的眼睛,形状姣好的口唇,长长金发时而扎起时而垂暮……
瓷娃娃?,布娃娃?
瓷娃娃!
她就是我的瓷娃娃Chloe!

现在想来Miyu对很多歌手都是先迷惑后结缘的。
Evanescence的Bring Me To Life,第一遍听,竟没分出主唱是男是女ORZ,
在一位博友的主页上听到Within Temptation的Aquarius,当时还以为是Evanescence的歌ORZ,
一曲“オレンジの太陽”认定Miyu此生的神,可是初听时竟不自觉联想到鱼水之欢ORZ,(Miyu对Gackt的认识是从YY开始的^_^)

总有一些在即将淡忘时,突又浮现的怨念,让我们在不断重温的同时,又添新感
——Miyu称之为“新仇旧恨”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