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書,時針剛好停在三點整的位置,無需合計到底用了幾個下午才看完一本257頁的書,我只知道每個字我都是用心在讀。但儘管如此,對我而言想要透過這些敘述去想像文字背後的景象完全是徒勞,因為中亞於我是如此的陌生而遙遠,特別是在拋開《環球時報》和國際新聞對它的報導之後。

  印象中,只有《當下的力量》同樣讓我讀讀停停,必須要思考或者神遊一下才能繼續,而《當下》治好了我的失眠,確切說是“思考強迫癥”,現在,《三杯茶》,我想它應該已經開啟了我內在的某個機制,迫使我認真思考一件從未被我正視過的,一些大家或信誓旦旦或不屑一提或義無反顧或堂而皇之的事。

  這件事被一位壞脾氣的老人在垂危時驕傲的提起,他對他的朋友說:“是我,吉恩·霍尼爾。我在咔嚓昆侖山區蓋了一所學校。你過去五十年裡又幹了什麽事?”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