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点43分,我不知道自己还在刷什么,等待顶罪的传言被确认?等待“深入调查”的最新进展?只是失眠。
  前天下班回家才知道“304”案,我还安慰老妈说,一路上都没被拍到说明这人是惯犯啊,估计都接应完了,车子进库孩子转手,这案子要是破了,肯定端掉一个大团伙。是的,这样的话已经算安慰了。尽管并不真的感觉像团伙作案,但如果baby能被拐卖,至少还活着。
  第二天新北方报道说找到了车子和婴儿衣物,我当时竟然好希望baby的下落永远是一个谜、这个案子永远也结不了。可是噩耗来的太快,以至于我手动搜了一圈后,仍然无法直视“掐死埋于雪中”这六个字。

  Miyu心脏不好,小时候看《东方三侠2》就非常恐惧刘青云被闸门压死在水下的情节。长大后曾有晚上被憋醒的经历,所以对“窒息”非常敏感。后来看《天下无贼》,刘德华被勒住脖子那一幕更是让我胸闷的都要无法呼吸。而现在……才两个月大的小皓博竟也遭此毒手。
  孩子凶多吉少,大概是多数人意料中的,但手段如此残忍却是每个人都无法接受的。曾经我们都怀抱着人性未泯的希望,可当希望破灭时,除了恸心、怒骂、人肉、施压之外,我竟然感到了一丝羞愧——人性的下限,有时竟然比动物的兽性还要低得多。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