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找人聊聊天,却问90%不在线的苏菲“在吗?”,我有病啊?!就像给一个明知道已经停机的人发短信说“我好想你”,呵呵,还好吧,比往天堂寄信的人好多了……就怕现实里没有这样的人,那么剩下的我这样的就比较难说了>_<‖

  连续4天3夜没合眼了,已经快到极限了吧,可是就是无法躺下来。曾经的疯语“生前何贪睡,死后自长眠”被朋友戏奉为名言,现在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无比难耐……

  突然想起《雨霖铃》,很喜欢柳永的词,尤其钟爱这首,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晓伟,在这里等你的我,是不是早已为自己埋下了今日的陷阱?还是说“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