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爱心朋友们:
  欢迎观看纪录片《三花》并请全力为三花参评华语纪录片投票,让我们宣传与投票来改变家猫和流浪猫的未来!
  《三花》取得金奖,意味着全球更多的朋友了解中国猫的悲惨,了解中国偷猫贼,中国偷猫保护伞的“真相”,请爱护动物的朋友们观看《三花》,投票《三花》更扩散在9/29 前邀请您所有亲友朋友,群友,网友观看和投票。感谢大家的参与!(邮箱和手机认证可有效投票!)
  投票网站:http://65.49.26.206/fv210.aspx
  为了动保事业,让猫的悲惨生存状况及中国动保人的救助行动透过该片触动全球!也表达对令人尊敬的制片人的感激,感谢您宝贵的一票!并请在9/29 前呼吁更多亲友观看和投票。


  中国有些地方尤其是广东地区有吃猫肉的习惯。日前,中国第一部调查猫肉产业链的纪录片《三花》,在北京一项独立电影展会上播放:保育人士的控诉、警察的袖手、业者的坦然和待宰猫儿眼神里流出的哀戚,交织、翻搅出一个血腥的争议话题。

  这部纪录片由中国着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工作室制作,片子从二○○九年十二月,上海一群爱猫人士在高速公路上拦截一部满载猫儿的卡车开始。两、三百只猫,一群群被关在低矮的木头笼子里,卡车司机正准备把猫载到南方,卖给餐厅业者。
  据估计,广州地区一个冬天,要吃掉一万多只猫。既然没有正规饲养场,这些猫从那里来?在片子里,爱猫护猫的闵阿姨给了答案:昼伏夜出的“猫贩子”,用麻雀当诱饵,把路上的猫引进笼子里,铁笼的门关上的力道之大,经常能让猫的尾巴去掉半截。
  接下来,“不管是用铁鎚击杀、用脚踩死,或者是在树上吊死,牠们那个眼神,你看到都心软”,只好用布蒙着猫的头,才杀得下手。
  “解救一车猫有什么用?只要吃猫的需求还在,就会有人去抓猫。”一位猫贩子对拍摄人员这样说。因此,纪录片中,也访问了两位食客。
  “猫、狗还有果子狸等野味,外省吃不到,请朋友吃,很有面子。”两位食客对着镜头侃侃而谈。但是,他们也说,未来如果禁止,餐厅不卖了,吃不到也就不吃了,“但现在,吃猫、狗,就跟吃碗饭一样。”
  在中国,偷猫贩猫是暴利行业,猫贩子用一只十二元人民币的代价向第一线抓猫者收购,然后以一斤七、八十元的价格卖给餐厅,一只猫约两到三斤。在餐厅,一道水煮活猫的价格是两百元。产业链的头尾,价差超过三十倍。
  保育人士跟踪、拦截、举发猫贩子的行为,被部分警察视为眼中钉,一位警察坦白说:“我们上级指示了,不惜一切代价对付你们。”

  虽然中国开始研议“反虐待动物法”,但草案中仍然保留了给各省、市政府,依民俗决定是否允许吃猫、狗的权力。这让一位保育人士,心碎地对着镜头控诉:“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素质,才能让他们咽得下这种食物?”


《三花》
導演:郭克
  紀錄片《三花》由艾未未工作室歷時近七個月拍攝剪輯而成,從2007年底天津民權門救貓志願者的一次貓車攔截行動開始,拍攝地從天津、上海、江蘇如皋、河北到廣州潮汕等地,完整的記錄了一條關於貓的貿易產業鏈。自2009年底《動物保護法》專家徵集意見開始,公眾爭論的焦點始終聚焦在該不該吃貓、吃貓是不是中國人的傳統等問題上,甚至有人認為動保者禁止吃貓的呼籲是「將少數人的意志強加的多數人頭上」。但「多數人」並不切實瞭解吃貓鏈條的真相 —— 偷貓、運貓、殺貓、販貓、吃貓的各個環節,分佈在北京、天津、上海、南京、蘇州、無錫、如皋、武漢、廣州、河北等地,這支組織嚴密、運作流暢的虐貓、殺貓的貓皮 產業鏈,在普通中國人身邊已經存在二十多年,甚至更久。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可以從對待動物的態度上有所呈現。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