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比3】
  它的到来是不被欢迎的。当家里有一只即将迎来十岁寿诞的老猫时,便有如下几项是不被欢迎或允许的:狗、鱼、花。但是母上大人执意要养,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人家掌握财政大权,结果老爸第一个被河蟹,我和大猫虽然极力反对,却也在吃饭问题上败下阵来。于是一只远看像拖布,近看像抹布的雪纳瑞,在1比3的绝对劣势下,大摇大摆的进驻我家了。

【巧巧】
  我记得它来的时候刚好是星期六,小小的它,比想象中更像抹布,除了爪子和下巴上的毛是白色的,其他地方都是黑色的。其实我对母上大人的宠物审美很有意见,在她眼里,越是长得稀奇古怪的就越宝贝。于是我在沙皮和雪纳瑞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后者,我可以对地上的抹布视而不见,但是绝对无法容忍一只浑身皮肉松弛的家伙趴在我脚边。它的名字是我起的,我和母上大人说的是取“机灵乖巧”之意,但其实是黑白巧克力的巧orz。

【萌就一个字】
  和巧巧一起来的还有一只大铁笼子,母亲说外面太冷,所以巧巧头几个月都要在里面住,不能出来。这让我很不舒服,虽然嘴上不欢迎,但是当那团小抹布瑟瑟的窝在角落里盯着你看,我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字——萌~。于是我建议白天家里有人在的时候让它出来玩,晚上睡觉再回去。结果母亲立即同意,又让我有种上当的感觉||||。后来我贡献出了一只装书的纸箱和一条羊毛围巾,在笼子里给它搭了个小窝。

【窝不是家】
  人的体温能让刚刚离群的小动物安心。所以开始的时候我总把巧巧托在怀里轻抚,但是一放下来它就开始吠,我怕吵到邻居,完全不敢撒手。虽然我不在乎贡献一双手,但不能靠近大猫让我很郁闷。没想到自己还挨累不到好,被母亲批评窝做的太简陋,没有安全感。最后在纸箱边缘立了一个门栏,把它的毯子、围巾、磨牙棒、玩具全部放在里面,不让东西轻易滚出来,母亲又贡献了一只闹钟给它做伴,巧巧才肯好好待在窝里。
  看着巧巧把头担在“门栏”上,紧紧靠着闹钟的样子,我突然觉悟到要让它既来之则安之。

“平常的过客会认为我的玫瑰和你们一模一样。但是,仅它一朵便比你们所有这些玫瑰重要。是我为它浇的水,是我为它罩上了玻璃罩,是我防止屏风为它遮风挡雨。”

【天生冤家】
  家和万事兴,大家都希望巧巧能和大猫和谐共处。于是我把巧巧轻轻的放在熟睡的大猫身边。没想到人家初生牛犊不怕虎,上来就拨弄大猫尾巴,好在大猫瞥了它一眼就继续睡了,搞得我虚惊一场||||。照这样发展,巧巧睡在大猫旁边应该不是问题。可惜现实中出现的往往都是“不应该”。只见巧巧一步三晃的走到大猫面前,突然一个饿狼扑食咬住了猫耳朵!我擦!我当时那个震惊啊!
  神马叫千钧一发啊!神马叫电光石火啊!神马叫打雷来不及堵耳朵啊!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去抓大猫的爪子,于是在大猫的盛怒、我的震惊、巧巧的呆滞中,刹那永恒了!其实我现在很后悔当时制止了大猫,如果那一爪子拍下去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但是大猫没有发泄出来,于是这事儿就成了个疙瘩,还是个大疙瘩。你想啊,除了臭美谁还愿意让自己的耳朵平白无故多个洞啊!冤家千里来相会,情人对面手难牵。于是一猫一狗从此不再陌路,它们成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冤家。

【三八线】
  为了避免巧巧被大猫挠成斑马,母上大人抬手一指,如有实质,在我房门前划了一条线,从此以后大猫走窗,巧巧走门,大猫的饭碗和水碗也被拿到了我的房间。而事实上,这三八线基本就是用来约束巧巧的,大猫来去自便,但是巧巧如果越界……母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至于后来巧巧有多怨念这条三八线,我想养过宠物的都知道,总之这货每到心痒难耐,便把头和前爪探进门里,后爪和屁屁留在门外,有时甚至就这样里一半外一半的趴在地上。

【打狗也要看主人】
  其实大猫也很怨念,丫的老子斗过藏獒,拍过苏牧,追过京巴,除了那三个身高160+的,哪个敢赖在老子的地盘上!你丫一来就有吃有喝有人抱,还TM不交保护费!对了,还咬我耳朵!反了你的!
  于是每当巧巧欲和大猫亲近的时候,大猫便作势要打,母亲便大喝一声,巧巧便做惊恐状(被我妈吓的),如此几次之后巧巧就有点有恃无恐甚至仗势欺人,大猫则理智的发现不能在有人的时候打狗,我妈于是得意地笑那个得意地笑——瞧瞧,咱立的规矩。
  就这样,人前和谐,人后混战的日子,竟也过得天下太平。

  PS:我和老爸坚定的认为巧巧是后来者,大猫应该给它立规矩,而所谓混战也不过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于是灰常默契滴作壁上观XD。

【抢凳子】
  抢凳子游戏是我家的一个传统娱乐项目,以前的玩家包括老爸、姥姥和大猫。起源于daddy粉丝团成员大猫(当时还是个小猫),为了引起偶像的注意,耍的小把戏。后来演变成大猫为了宣告所有权,不让姥姥坐凳子,当然还包括椅子,除了沙发(大猫屁股没那么大,占不全整个沙发)。而巧巧来了之后这个游戏就又变味了,变得越来越火药味,于是除非狗进笼子猫睡觉,否则别人基本沾不到凳子的边。

【我想和你玩】
  雪纳瑞虽然天生好动,但是如巧巧那般能折腾,也着实令人头疼。经常是丢球的人胳膊都酸了,它却依然兴致勃勃。不过比起球球,巧巧更中意大猫,每次外面闹的正欢,大猫都要若无其事的出来巡视一圈,此时巧巧便会忘了正在追着的球球,直奔大猫而去……而后来大猫不在了,巧巧却连球也不玩了。因此我认定,巧巧那时是在故意引大猫出来,对它而言我的房间是绝对立入禁止的,除非大猫自己走出来,否则巧巧连挑衅的机会都没有。如此说来,家里唯一一个和它身高相仿、满身是毛的家伙,却烦它烦的要死,是多么悲催的一件事啊!

  没有TBC了,结局是另一篇《对不起》,BLX慎入。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