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日,Miyu和晶晶趁着好天气去逛街,算是过了“五•一”了。回校的路上我俩都不约而同戴上耳机,听着各自的故事……

Gackt的「野に咲く花のように」送走了红叶,不久也会为Miyu饯行……
想想入学那年,一出XZ站台,心就凉了半截,“呵呵,JZ放大版哦-_-‖”
可是,现在已经习惯这个城市了,而且渐渐有些不舍。
并非因为毕业在即,只是纯粹的恋乡情结。
其实大学四年Miyu极少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抑郁,是典型的随遇而安型。

但是孤独并不只属于“外乡人”……
喜欢路边的霓虹,它们是夜的精灵,在Miyu的归路上洒出一片辉煌,
光明永远驱赶着黑暗,
这是他们早已定好的游戏规则。

惊于路旁花草的密实,转而淡淡一笑,
原来春天早就过去了……
不能怪我后知后觉,是XZ的气候太特别:冬夏长,春秋短,中间没过度。

在老校区下69路,转通勤车到新校区,才算最后一程。
车里人很多,Miyu在最后面一排淘到个位置,
周围黑影熙来攘去,把Miyu围了个严严实实,
突然想起前两天老姨的训话,不觉一阵鼻酸:“上了四年大学,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
很普通的气话,没的往心里去,但是无法不在意——有种谎言被无意揭穿的心虚。

路灯的橙光透过后车窗,把Miyu的头影一遍遍回放,
来来又去去,犹豫不决,不决而泣,泣而无泪,饮泪入心,心如黄连……
也许故作坚强的人都如此……?
Gackt的「Birdcage」唱的Miyu更加难受,只好低下头,埋起脸,
仿佛闭上眼,世界就不存在。

忽地车尾一摆,猛抬头,车身已弯入甬道,
门柱上的白灯将车内瞬间点亮,连带Miyu的心,也一起点亮。
光明永远驱赶着黑暗,
这是他们早已定好的游戏规则。
我也应该遵守。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