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普法问答:狗肉能吃吗?
作者:海之梦

注:该问答同样适用于猫咪

第一部:老百姓问公器

1,老百姓问法律:狗肉我能吃吗?
法律答曰:能吃。
法律解释道:狗不是国家保护动物,没有法律规定狗肉不能吃。选择吃什么食物是公民的权利,是私权;对于私权,适用“法无禁止即为许可”,此正恰如,老百姓问法律,农药我能喝吗?法律答曰,能,这是您的权利。

2,老百姓问卫生部:狗肉我能吃吗?
卫生部答曰:不能。
卫生部解释道:你别让我知道,我也装不知道,你自己可以在家偷偷摸摸吃。但如果你正式问我,我就告诉你,不行。因为,我还没出台狗肉食品安全标准哪。没有技术标准,我哪儿知道你吃了是否安全呐?所以,想从我嘴里说出能吃,门都没有。出了事,你负责啊?

3,老百姓问公安部:狗肉我能吃吗?
公安部答曰:不能。
公安部解释道:你是活腻味了不是?那些拿毒弩射杀狗的,每年都有多起因为误杀了人,而引发刑事犯罪。那些毒药,人都七步死,何况是狗呢?那些毒药,煮在锅里,谁能保证你不被吃死呢?

4,老百姓问农业部:狗肉我能吃吗?
农业部答曰:能啊,怎么不能。
农业部解释道:这些狗肉,都是有检疫证的,当然可以吃喽。经过我们长期调研,发现这些检疫证的来源有3:一是那些贩子伪造的,当然这类狗肉是不能吃的,因为没有政府出具的检疫证。而且这些贩子是犯罪啊,伪造国家公文,侵害公共卫生安全。二是贩子跟我们的人勾结私开的,当然是没有真正检疫的了。一旦面对质疑,这些贩子都很铁肩担道义啊,一口咬定是自己伪造的,誓死不出卖衙门里的朋友。所以,明明有检疫证,但贩子硬说是伪造的,这类也不能吃了…三是虽然是贩子跟我们的人勾结私开的,当然也是没有真正检疫的了。但一旦面对质疑,这些衙门官都很视死如归啊,品德高洁啊,一口咬定是真正检疫过的,所以,这些狗肉是有合法健康证明的,这类是可以吃的了。既然盖了大红印章的文件证明是健康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就是健康的,必须的。河豚都有人冒死吃,况狗肉乎?你真是死活非要吃,就一咬牙一闭眼,只当是健康的,吃呗。吃坏了算你倒霉,暂时没吃坏就是赚的。当然,你真正吃坏了,吃出公共卫生事件来了,我也倒霉;暂时没吃坏,我也是赚的。

5,老百姓问工商总局、质检总局、食药监管局:狗肉我能吃吗?
3局答曰:呃…问问卫生部那个食品安全标准有朝一日能出来不?问问农业部那个检疫证是真的不?问问公安部最近有毒杀狗的不?卫生部不给我们标准,农业部还经常发不知真假的证给他们,公安部整天光盯着流浪狗整治,不去整治那些盗贼、投毒犯,你倒来指责说我们不作为?我们咋作为啊!

第二部:经营者问公器

1,经营者问法律:狗肉我能卖不?
法律答曰:不能。
法律解释道:买卖是流通,要遵守国家相关法律。不能证明该食品是安全的,就不能被官方许可流通。而许可是一种行政行为,是属于“公权”,公权适用于“法无授权即为禁止”,也就是说,法律没有授权政府部门给经营者发证的,就不能胡乱许可。既然卫生部没有一个狗肉的食品安全标准,那任何部门都没权利许可你上市流通。
这个听上去比较难懂,打个比方说,你在家蒸馒头招待客人,那是“私权”,没人会敲门抓你去坐牢;但如果你端着馒头出来卖,政府就要查查你这个馒头师傅是否有健康证,查查馒头是否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如果都符合了,政府会给你一个摊位证,这个就是官方许可行为了。这时候你才是合法卖馒头。但如果你是华老拴,卖的是“华氏人血馒头”,政府部门翻遍了食品安全手册,也查不到“人血馒头”这个项目,他就根本无法许可你卖;哪怕你说的再天花乱坠,说人血馒头是绿色健康的,是历史文化遗产,是鲁迅的文化名片,对拉动地方GDP有四两拨千斤的历史价值,甚至有申遗的潜力;政府也不管这个馒头上的血是你自己咬破手指头滴上的(正如自己家的狗杀吃),还是从别人身上非法取的血(正如偷盗、毒杀他人犬只),也不管吃下去是否真的会把人吃坏。
就是说,从监管环节上,没有食品安全标准,官方是不可能公开许可你卖的。

2,经营者问卫生部:狗肉我能卖不?
卫生部答曰:不能。
卫生部解释道:没有食品安全标准,无法证明是安全的食品,怎么可能公开许可你卖呐?对于狗肉的食品安全标准,我们还没有研究哪。这个标准可不是开玩笑的,要先拿动物做实验,再拿人做临床实验,什么药物残留啊,狂犬病毒、各种病菌吃下肚会有什么副作用啊,大概要跟踪样本几十年才能够有初步结论吧。什么?时间太长,不给力?没办法呀,谁让没有任何国际标准可借鉴呢…为了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负责,我们如果真要制定标准的话,那么,农业部《一、二、三类动物疫病病种名录》,包含了157种动物疫病,其中涉及犬类的有10几种,包括狂犬病、布鲁氏菌病、犬瘟热、犬细小病毒病、犬传染性肝炎等等,我们都必须研究,吃了染病的肉对人有什么副作用;农业部《人畜共患传染病目录》,26种,其中数种与犬类相关,我们都必须研究,吃了染病的肉对人有什么副作用;农业部《食品动物禁用的兽药及其它化合物清单》,其中21大类上百种药物都是禁用的,这个就更不好办了,因为这些狗是散养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用过什么药,无从查考啊。
所以,作为制定食品安全标准的部门,我们不可能说狗肉食品是安全的,根本就没法检验啊。
而且,我们还有一种考虑,使我们一直没有把制定狗肉安全标准提到议事日程上来,那就是,我们民间的私屠滥宰太繁荣昌盛了,照这样的屠杀速度,我们估算,不出数年,咱们国家的狗就完全灭绝了。对一个即将灭绝的动物品种,还花费大量资金去调研制定食品安全标准,那是渎职,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啊。虽然我们财政收入眼睁睁突破10万亿了,但也要把纳税人的血汗钱用在刀刃上啊,这是我们人民公仆义不容辞的职责所在啊。

3,经营者问公安部:狗肉我能卖不?
公安部答曰:你能说清楚这些狗的来历吗?你能确认每一只狗都是老百姓自己家养的,自愿卖给你的?有买卖合同吗?你只能出售你自己合法拥有的财产。说把毒死的狗肉放清水里泡泡就解毒了,吃不死人,是你说的吗?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只狗喂大要花几百块,你收购来才花几十块钱,不是非法而来,你自己觉得可能吗?如果明知是盗窃的还进行销售,那就是销赃啊拜托。而且,如果明知是毒死的狗还卖给人吃,那就是危害公共卫生安全啊,都快赶上故意投毒了。万一吃死人了,吃出sars来了,那可不是坐几年牢那么简单的事了。

4,经营者问农业部:狗肉我能卖不?
农业部答曰:呃这个…不能吧。
农业部解释道:虽然我很想给你出具检疫证,让你能够合法上市流通,但卫生部硬说没有标准啊。也是,没有标准,要是把那些吓人呼拉的病种啊,疫病啊,兽药残留啊,等等项目真正都检查了,一只狗怎么也得花上万块钱检疫费吧。现在你们手里的检疫证,人家都说是真证假检,给我们也惹了很多麻烦…谁给你出证就由谁来担责,能卖不能卖,你们还不清楚吗。

5,经营者问农业部:吃肉的狗,到底打不打狂犬疫苗啊?
农业部答曰:呃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农业部解释道:狂犬疫苗是国家强制免疫,不打肯定是违法的了;但是,我国没有用于食用犬的专门疫苗,谨慎起见,疫苗厂家都特别注明“仅用于非食用犬”,因为一般的狂犬疫苗给狗免疫后,人吃了是什么结果,不知道啊,还没有研究呐!这就是那些动保组织所谓的“疫苗悖论”,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答对好呐!

6,经营者问工商总局、质检总局、食药管理局:狗肉我能卖不?
3局答曰:不能。
3局解释道:卫生部告诉我们没有标准,我们也没有技术力量去检疫,哪儿有举报我们就查哪儿。农业部既然没有技术手段来给你们出真实合法的检疫证,他们都心虚说“真证假检”了,我们当然不能让你们上市流通了。出了事,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啊!

问答结论:狗肉可以私自吃,但不能由官方许可公开流通和公开销售。
结论1:在现行法律框架下,老百姓自己在家吃狗肉,不违法。
结论2:狗肉公开流通买卖,违法。所有的经营者请摸着良心告诉公众,你们所谓的合法检疫证是怎么来的。
结论3:政府给狗肉开具检疫证,违法。目前中国没有技术标准开具此证,无法开具合法的狗肉检疫证。所有检疫证都是渎职枉法的结果。如果有任何畜牧部门有不同意见,请公开站出来说话。
结论4:狗肉买卖而政府坐视不管,甚或支持,违法。政府明知狗肉存在的巨大食品安全隐患,明知所有的检疫证都是假的,而置民众生命安全于不顾,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

症结所在:异地出证是源头。检疫证是一切非法狗肉买卖的合法通行证,同时也是畜牧部门利令智昏、以权谋私的惯常手段。通常是,一地销售,另外一地出证。有问题,相互踢球。农业部作为主管机关,失于监管,出事总以“属地管辖”为借口推脱,是最大的不作为机构。
敦请农业部:行动起来!管好你们的“官方兽医”!限制这些散养动物跨境运输!斩断利益的链条!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