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记巧巧
  2010年11月19日,巧巧正式成为我家的一员。
  2011年1月4日,大猫归山,巧巧代替大猫夜夜守在我床边。
  2011年1月31日,巧巧被一只德牧咬伤肺叶,永远的离开了我。

  那天早上的事,除了飞来横祸四个字,我不知还能怎样定义。一只性格残爆到臭名远昭的成年德牧竟然不拴牵引绳就被放出来了,巧巧刚出家门不到50米就被堵在楼门口……看着平时连蹦带跳,从来不曾正经走路的巧巧,步履蹒跚的失了魂一样在每个房间晃荡,我止不住流泪满面。晚上,巧巧挨到我回家,强撑着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硕大的头便沉在垫子上,不再动弹。

  ……

  可是,我在知道那只德牧的名字后,竟恨不起来了。那只德牧叫“阿狗”,被前任主人从狗市买来时已是骨瘦如柴,但性子烈不好管,那人抽折了三根皮带才将它打服,现任主人又不懂狗,只为给自家女人找个消遣,甚至连名字也懒得起。阿狗……阿狗……阿狗……如果你曾如巧巧这般被人宠爱,还会是现在这样的残虐性子么?

  对不起,巧巧,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你。
  对不起,阿狗,愿你来世不再与人为伴。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