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饭后和老妈去东明吃烧烤,为清净,选里间坐了。旁边桌坐的是一对老夫妇,男的头发全白,女的全黑(染了的),一瓶啤酒,两只羊腿,吃的津津有味。这把年纪,仍有这样的胃口和情调,让人好生羡慕^^
  ↓被我咬了一口的烤馒头^^


【此處為隱藏內容,請Login或者Register后閱讀全文】

【碎碎念】
  大概是小鱼提议的“胡吃海喝club”让我起了碎碎念,昨天做了个很囧的梦。梦里我和小鱼去吃路边摊。削了皮的西瓜,开盖去瓤添入红豆沙,在水里煮熟了,看上去晶莹剔透,很好吃的样子。也不知道叫什么,就问架摊的这西瓜怎么卖,5块钱,好便宜,买了两只,我和小鱼很快吃完了,什么味道忘记了,应该还不错(大概这东西凭空梦出来的,所以梦里也不知啥滋味)。
  可是付钱的时候那人竟然要76!!(很RP的数,大概我梦里也正经不起来,总要恶搞一下><)晕!不是说5块嘛!她说单买西瓜5块,我们吃的可不是5块钱的东西。哇靠!宰人也有个限度吧!她当卖的是贡品啊!
  正僵着,蹦达来两个刚放学的小女孩,要吃“西瓜”。其中一个我认识,以前是邻居来着,正要告诉她这家是黑店,竟然听她唤那个架摊子的做奶奶囧!
  然后这个乱七八糟的梦就很囧很囧的结束了。

【花痴症】
——我叫阮宝玉。
——我很有钱。
——把我送到大理寺卿身边,赏银十两。
  宠推荐一篇《无根攻略》,还要我看完说说感想,其实对这种情节上过多依赖于邪术的文,我基本是没啥感想的><。但是就人物刻画来说,这文依然是篇好文。无根攻人如墨兰,气质万丈,孤俊无朋;花痴受热怀抱冰,一腔赤忱,生死不计。一场心伤,一声叹息,一缕飞灰,帛锦的一生本身就是一场凌迟。行刑的正是那个笑的春光灿烂,时常晕倒犯浑却在幕后翻云覆雨的阮花痴。宠说她心疼帛锦,而我比较疼宝玉,大概因为我俩都有花痴症吧,呵呵!但是若论花痴之最,大概谁都比不过那位“不好看的壮士”。宝玉脑子有病,反反复复只如初见,可李延不是,但他一直都犯花痴,一直花痴宝玉,虽然他大概不认为这是花痴。(╯﹏╰)/

屠洪刚「在劫难逃」
作词:陈涛/作曲:王备

心 落入情牢
爱 嗜血燃烧
荣耀 在你面前 付之一笑
痛 不论多少
泪 一滴就好
痴情 若是快刀 我奉献怀抱
仰天长啸 我心寂寥 英雄泪只用来怜芳草
恩怨易了 柔情难抛 我与天约定了在劫难逃
仰天长啸 我心寂寥 雨一时风一时暮已朝
恩怨易了 柔情难抛 恍然中当时年少


【夏至】
一件衣服也没脱,春天已经过去了,哎~

【夏忆】

小鱼手机的手机突然传出这首歌,一瞬间仿佛是那年的夏天,暖暖的橘色的夏天,让人想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夏约】
坑了orz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