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发】
  曾经非常不喜欢自己的头发,又粗又硬又厚,倔得不得了,稍长一点就像个疯子,稍短一点就成了鹊巢,这样的头发会使我的美丽大打折扣吧!中学到大学几次烫烫染染剪剪修修,结果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变的又枯又黄,做出的发型也不如预想中的好。其实我始终没有尊重过它,给它合适的归宿,它和我强也是应该的。于是决定不剪不染不烫,我要将长发进行到底!2年坚持下来,现在发廊、浴池总会有人啧啧赞美我的头发,问留了几年。现在这些赞美已经听习惯了,以前这是我从不敢奢望的。
  我给它归宿,它回报我美丽。想想当时怎么看它都不顺眼,恨不得剃个光头,呵呵!
  香车美女,美女秀发!哈哈,写着写着,又有自恋倾向了呐!

【重生】
  是否要重头开始?再来过?放下?释怀?就向当初大动干戈毁掉全套化妆品?不因为之前的付出而再度付出,但是这又是怎样能放得开的?过去已经尘埃落定,未来成败未卜,如果真的要按ABC分个轻重也要因人而异吧?像塔矢名人棋艺已成却仍能打破思维定势再试新招,但有些努力是不能回头笑笑就说再见的。比如没有回读,比如没有留在东北,比如学了一个完全被拒之门外的专业,其实是谁放弃了谁都还未知。但总之这一切都不能再来过了,且即便是错,也要修修补补纠正过来也要蹲在地上为它揉肚子的,也想找个强人来追赶,但众人中有谁可以成为精神支柱?单容姐姐?款子哥哥?刘冰姐姐?没有相仿的人,那就虚拟一个吧,竞争时应该想到Ann,玩乐时应该想到占夷,学习时应该想到郭宇,工作时应该想到款子,为人处世时应该想到刘冰……如此,人也许还可以被称完人吧?!上苍给予我美丽容颜,我却让它作出丑陋的表情……要何时,天使般的微笑才能浮现?深邃的眼眸才不再呆滞?……脚步何以轻盈?
  要伤痕累累地微笑面对,还是空留躯壳在世间?是呼继续吸污浊空气还是过滤它释放清新?清清如山涧溪流,新新如瑶池漂叶。那白那蓝那绿那粉那黄那红何时能组合出最飘逸的华衣,披上我身,映出我心!

【改变】
  在这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以前的我孤独但无所畏惧,现在的我不再孤独但却有了害怕的感觉,因为以前我没有什么要守护或者依赖的,但现在有了,只是究竟得到了更多还是失去了更多现在还说不清,也许以后也说不清,只怕能说清时已经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了……。左右我能左右的,珍惜我已拥有的,目前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其他徒劳无意义。
  不求环境多善,但求我心自净;不求他人了然,但求心境可照;不求巧言令色,但求明眸秀旦。超凡脱俗者立,麒麟俯首称臣。
  不知从何时起,我的言辞中不再有温馨,行文中不再有婉约。这许多年来我磨掉的究竟是棱角还是柔弱?——又是个说不清的话题……树木确是越磨越光华,越滑越难爬,这刚柔相依也许能说明点什么。但人非草木,怎能一言定之。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