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寫篇導讀,整理完資料之后發現其實沒什么可“導”的。《TEXHNOLYZE》細節感非常強,糾結的利欲、交錯的命運使得本就復雜的世界更加難以整體把握,哎,這部動畫成也在此,敗也在此。
  整理資料時最先是按劇集,后來按人物,再后來按派別,結果發現不論哪一種都無法用做一篇“導讀”的結構,罷了罷了,作者所描繪的本就是一個立體感很強的世界,不是可以隨便拿兩條二維線交叉一下就能定位的。
  PS:后來曾想過寫一篇“解”的,但是發現實在沒什么可解的,不過是字幕組對某些關鍵詞的翻譯不到位而已,但又不是只有CNSUB,還有ENSUB、ESSUB的……(╯﹏╰)
  既然寫不成導讀,就記述幾個Miyu比較在意的人吧(*^_~*)


  遠山治彦——悲情杀戮(CV:星光明)是我最喜歡的角色。第一部中的遠山渾身散發著幽藍的光暈,如暗夜精靈般令人著迷。開始我以為他就是一個花瓶,是作者有意點綴在黑幕上的星星,但是在第二部中遠山的出場一次比一次讓我心悸。流9州是一個由暴力和絶望支配的都市,在這里美麗是用來摧殘的,純潔是用來玷污的,強大是用來妒嫉的,柔弱是用來欺辱的……而很不幸的,遠山具備所有以上特質。
  杏仁大眼,柳眉高挑,長頸細腰,雪膚秀顏,口感甚好……OJZ……從小被生父XXOO不算,加入オルガノ后又成了古波蔵的“近床隨從”-_-b。可憐的孩子,長的靚不是你的錯,但是出來見人就不對了(→_→可是在家一樣被XXOO啊)。オルガノ人才濟濟,花瓶亦有花瓶該在的位置,遠山能夠得到重用,是因為他會聽話、會說話、會辦事、身手好。這幾點遠比機士那個悶蛋強多了(悶蛋?……貌似伽ノ也這么說過大西^_^)。
  遠山在流9州人脈甚廣,可以說八面玲瓏,看不出他有多么純良,但是和機士在一起的的時候,遠山是真誠的,而且真誠的讓人感動。機士在オルガノ不但是新人,還是大西事務所的人,所謂恨屋及烏,看他不順眼的人很多,但是遠山對機士沒有憐憫,沒有嫉妒,沒有冷嘲熱諷,沒有進行所謂的“洗禮”,只是小心探視、耐心引導、悉心照料。其實就算遠山為難機士,只要不太過火,這個悶蛋是不會吭氣兒的。

【第15話】
(古波蔵設計殺掉了園田并嫁禍給辻中,櫟士目睹了整個經過)
古波蔵:“看見了吧,整件事嗎?”
(櫟士點頭)
古波蔵:“好,那麼你會怎麼辦?如果你不是一頭流浪狗,便以奧路迦成員的身份好好記著,這是我們的執行方式,這便是奧路迦的規矩。因為園田忘記此事而死了。”
櫟士:“我是奧路迦的人。”
古波蔵:“去拿辻中的人頭回來。遠山,把那東西交給他。”
(遠山將一把武士刀遞給櫟士)
遠山:“真的可以嗎?不再是流浪狗的同時,卻會被人縛住,被鎖鏈纏著身軀。”

PS:這集的機士很漂漂哦,8過馬上又改回原來的墩布頭了-_-b

=>

【第16話】
(伽ノ帶領他的軍隊入侵流9州,早已歸順伽ノ的古波蔵開始誘逼遠山TAT)

古波蔵:“治彦,終于看見上面那班人了?”
PS:每次看到這組圖,我都會詛咒古波蔵和這個該死的世界!Miyu寧愿看遠山的面具臉也不想見到他如此絕望的眼神,還有那眼神背后的邪惡嘴角。

【第18話】
(遠山歸順伽ノ后的第一項任務竟然是殺掉伽ノ的“母親們”)

PS:一向讨厌暴力的我看到遠山殺人后,竟然很想安慰他“沒事了,這樣就沒事了”(天啊,無可救藥了我)

【第20話】
(正要從冥府離開的機士在車站遇到了伽ノ派來打探消息的先鋒部隊。而領頭的正式遠山)
PS:遠山摘下面罩的一刻,Miyu的心著實痛了一下,心里說不出的憋悶。伽ノ真是沒有審美觀,那么丑陋的Shape根本不配頂著遠山的頭。
(遠山到達冥府時用列車撞毀了隧道,還殺掉了身邊的隨從)
PS:遠山一定是笑著接受這次任務的,他終于找到了自己的終點站。
(遠山無意擋住機士的去路,但是依然與他拔劍相對,全力拼殺,但求一死)

遠山:“我沒有憎恨你的心,相反是很喜歡你。所以我想親手殺掉你!”
櫟士:“是嗎?我也是!”
遠山:“真的很開心!可以互相殘殺,真的很幸福!”
PS:暈哦(°ο°)~ @,你們就這樣表白了?!
(最后機士達成了遠山的心愿,痛快的結束了他的生命)

(生命消逝前,遠山抬頭望天,微笑,一束白光掠過……他可否看見了天堂?一定是的,就像那樹上的蟬,蛻去所有污濁,還得一身潔白)

  遠山死的時候我沒有哭,因為他笑的很釋然,很滿足,很向往……
  遠山最吸引我地方不是美麗、純潔、強大、柔弱……(這些同樣存在于機士身上),而是眉宇間透出的一點傲氣,和上揚的嘴角勾勒出的一絲輕蔑。和機士不同,遠山有家可歸有事可做,只是,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他一直在微笑著尋找一片未被塵染的凈土,即使被伽ノ剝奪了肉體也仍未放棄希望。但是在那個世界里并不存在這樣的地方。

  遠山踏上冥府的第一句話是:“天空真是很高啊!……但就只有這些不同。”那樣的表情,那樣的語氣,讓我再次心疼起來。當流傳于世間的最后一塊神秘大地也沒有他要尋找的凈土時,遠山像一只飛累了的蝴蝶,選擇了休息。
  类似的蝴蝶還有鎌田江里子(醫生)和咲村達也。

機士 & 蘭——開水白菜

  不寫寫主角好像有些對不起作者,8過《TEXHNOLYZE》再次驗證了那句真理“主角是用來推動劇情滴,配角是用來喜歡滴。”蘭的任務就是借助預言來推動劇情,機士的任務就是努力活著來推動劇情。機士+蘭=開水白菜/清湯掛面-_-b,也許比那還無味,所以本文比較喧賓奪主,大家將就著看吧OJZ
  命運的相遇在街角悄然發生,蘭與剛剛逃出實驗室的機士擦身而過,那一瞬間,蘭窺視到了機士的未來,并露出了一個蒙娜麗莎式的微笑。(MS全劇里蘭只笑了這么一次-_-b)
  機士躺在流9州的一角,他的Texhnolyze手臂透出一束光并幻化出一支白色的蘭花,機士帶著全劇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個微笑-_-b,靜靜的等待死亡。
  好了,這對主角都很好的完成了任務,統統可以退場了。一看到這倆超級沒追求的我就生氣((╯﹏╰)/)

大西京呉 & 伽ノ——雙子星

  倆人都是我很喜歡的類型,((*^_^*)/)
  曾記當年,第一部結尾處,大西受到吉井致命一擊掙扎喘息,而機士一拳揮倒敵人時,Miyu猛拍桌子,憤憤然道:“靠!大西都死了,你活著干什么,往下還有的看嘛?!”
  無獨有偶,第二部結尾處,機士再一拳打掉了比他好看一百倍的伽ノ的頭顱,Miyu再次憤然拍案,道:“靠!所有發型漂漂的都掛了,你這墩布頭活著干什么!”

  路人甲:掄起墩布將Miyu拍飛,并空投一筐臭雞蛋……TAT
  路人乙:“→_→原來還有機士fan哦……啊——(一聲慘叫),就當我沒說!!”OJZ
  路人甲:“靠!老子才不是機士fan,俺是看不過去你們拿機士的發型糟蹋墩布!”
  眾路人:倒~~(°ο°)~ @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