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是身心合一的吗?灵魂与记忆之间的联系究竟有多少?”前者是看过《Ghost in The Shell TV2》后开始思考的,后者是一直的疑问。怎样保持自己?不想屈从聚众,不想被同化。
  过去,明明生存环境那么差,可是人们一再的梦想、憧憬,不对社会挑三拣四,思想积极向上。可是现在,我们身处的环境曾被前人认为是幻境,确始终贬过于褒,抱怨的人大多是我们,父辈在少数,但是我现在不想谈“起点不一样,所以要求不一样”什么的,而是想说我支持这种状态!
  疯了吧?阴天乐?颓废狂?有自虐倾向?当我发现自己支持“抱怨社会”时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但是我最终由自嘲变为坚信。自从看过《蚂夷》,我开始关注“联合个体表现出的整体思想”。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记得有篇关于人类情绪的报道:笔者经研究发现人类的负面情绪远多于正面情绪,并提出这是因为“负面情绪要求更高的精神集中,有利于人类发现问题,摆脱困境。”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啊!随然很抵触“感知痛苦是活着的标志”的说法,但是从达尔文的角度讲,确实如此。
  所以我支持“抱怨社会”。因为现在的社会形态决不是理想社会,不能让人真的无忧无虑。社会要进步,需要扬长,更要避短。后者比前者来得更猛烈。
  不过问题是,我们这“迷惘的一代”,能不能在关键处用言论指导社会。激情不属于年轻的我们,而更属于上上代,这是讽刺,也是事实。自私的我们过早的学会了圆滑、世故。避重就轻,比短不比长,看谁更会做乌龟,追求偶像而不作偶像,不提出观点只否定观点……是我们这一代为人处世的特点。
  因此,因此,我很担心我们言论焦点是不是真的足值,事实上很多锋芒我们都避过去了,放它一马,也让自己轻松一点。在我看来,明确自己的位置,做一个完整的自己,其实更轻松。我并非纸上谈兵之人,因为“仅仅是相对的独立”已经让我饱受排外、嫉妒的攻击。但是,回顾满路荆棘,我更加决心做一个完整的自己,因为我看到那些攻击我的人,那些在我的路面铺满荆棘的人,被自己采集的荆棘刺破了手,痛楚,让他们觉醒。同时他们亲眼见证着:世上真的有我这样的“鸭子”存在,而且就在他们身边。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改造社会不是堆积木——正因为个体独立、有差异,才使得整体复杂、稳固。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