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相册
  表妹也是个漫迷,不想她乱看浪费时间,就拉着她看《攻壳》(只看了TV1,TV2只看了第一集和第二集)。再看时,心中的疑问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多了……剧情介绍另有他文——点击下面的“搜索”会有好几篇关于《攻壳》的。
  
  “某种不是自傲,也不是复仇的奇妙感觉”……看这集时我哭得稀里哗啦,不亚于Tachikoma牺牲时的激动程度,小妹急忙找面纸给我擦,初中刚毕业的她很不能理解我为何哭成这样——和平时姐姐的形象相去甚远。其实现在也不是很能说清那时的忍泪不禁。宗教信仰使得加护身患绝症却不能使用义体,死后脑与多脚战车连在一起,回来看看父母,也让父母看看自己“怎么样?妈妈!我变成钢铁身体的样子”
  天啊,不行了,又哭起来了,真是的,明天再写吧,现在继续的话明天见不了人了(眼睛水肿)!


  回来填坑了><,再哭也要把没写完的补上-_-‖。以下为9月6日更新。
  朋友要我介绍一下《攻克机动队》,其实,标题“壳里的灵魂”、“独立联合体”就是对《攻克机动队》的高度概括。
  这部动漫的原标题是Ghost In The Shell,虽然被译成《攻克机动队》,但是译成“壳里的灵魂”会更贴近内容。“壳里的灵魂”让我想起SWF刊过的《灵魂如何出壳》(软科幻 国外短篇),其实关于“壳里的灵魂”、“灵魂复制”以及“灵魂如何出壳”的讨论可以说是“记忆复制”的深入。Tachikoma也说“记忆固然很重要,但是没有了灵魂的话,记忆就是一堆数据而已”。
  其他作品暂且不谈,我想单从《攻克机动队》的视角,分析公式化后的“灵魂”——“记忆+特定的壳”
  1995年 映画版第1部。素子的情况是“不变的记忆+不变的壳=不变的灵魂”。素子对“自我”的怀疑、求证贯穿电影始终,最后归于“我是谁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在做什么”(非引言 个人理解),这种观点对现实主义的素子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垃圾车司机的情况是“虚伪的记忆+不变的壳=?”。不要怪我用“?”,因为作品并没有描写垃圾车司机在记忆被偷换前的状态。
  2002年 TV版第1季。第2话「暴走の证明 TESTATION」加护的情况是“不变的记忆+变化的壳=……”。之所以用“……”一是因为换成钢铁身体后的加护很快就死掉了,二是因为TV只说加护生前“是个坚强的人”而同事、上司、乃至挚友都判断钢铁加护此行的目的是“报复父母”,所以个人认为“……”因该是“变化的灵魂”。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