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心,一个再也挥不去的名字……纠结了太多的情感与道义,迷失了方向,于是开始流浪,流浪在许多既不是家乡,便也无所谓异乡的地方。杀人无数的他,竟救过更多的人:是一颗火热稚嫩的心灵逐渐成熟的过程。是时代寄予了他,还是他遭遇了时代?!说得对,飞天御剑流应该用来保卫新时代,而不是推翻旧时代。一柄剑若太过锋利就需要一个剑鞘来约束,若太钝便需要砾石来磨尖,否则利剑就会入魔,残剑也不过是废铁。但再如何辩驳,剑也始终是杀人武器,剑术也只是杀人术。如何才能既保护所爱的人,又达到不杀?好傻的剑心选择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而每次的死里逃生,他都明白,其实活着的人更痛苦……(这句话好多人都说过呐)
  没有经历过,我不知道其中真正滋味是如何的,但我想,假如人死后灵魂依在,那灵魂一定会感叹“活着真好”(柳宿)。好怀念奶奶和老爷,虽说是寿终正寝,但能与爱的人同在一片蓝天下还是要更好些吧。及至不到黄泉不能见的时候才是真的痛苦呐!所以命轮中的“孤星”,都宁愿背井离乡郁郁而终,也不愿自我了断。呵呵,扯远啦J!
  (本想为读着顺口以“从剑客到旅人”为标题,却发现剑心连“旅人”都不算,不禁更为之伤感……)

作者:Miyu
婷婷嫋嫋疏離,飄飄搖搖相依。